威尼斯人电子游戏

一套全装甲六十斤?宋朝军队真是因为盔甲太重所以打败仗吗?

2019年1月23日

null

编者按:现在每当提及中国古代盔甲,网络上有一种说法,就是宋军的盔甲是中国古代的顶峰,装备步人甲的宋军是典型的重装铁罐头。因此也引申出一种说法,宋军是因为盔甲太重,所以打赢了追不上,打输了跑不了。那么,事实真是如此吗?

null

首先,我们先看看关于宋代盔甲重量的记载:“凡鍪甲一副,率重四十有九斤”(《要录》卷55绍兴二年六月丁巳)。鍪指的是头盔,也就是说,宋代一套带有头盔的甲全重是49斤。

下面还有更全面的:《宋史》卷197《兵志》记载,“全装共四十五斤至五十斤止,每副用甲叶一千八百二十五片”。兵种不同,盔甲重量也不同。宋军枪手因为在军阵中多采用坐姿或者半蹲姿势,盔甲最重,弓弩手则需要轻一些,因为甲太重不容易开弓上弩:“王琪进三色甲”……“枪手甲每一副皮线穿举全成重五十八斤一两至五十三斤八两”,“弓箭手甲每一副皮线穿举全成重五十五斤至四十七斤一十四两”,“弩手甲每一副皮线穿举全成重四十五斤半至三十七斤一十两(《宋会要》舆服6)

▲电影《天地英雄》剧照 

▲电影《天地英雄》剧照 

从这个记录来看,最轻的弩手甲也有三十七斤重。在《宋史·兵志十一》还提到:绍兴四年,军器所言:“甲身叶三百三十二,每叶重四钱七分;又腿裙鹘尾叶六百七十九,每叶重四钱五分;又兜鍪帘叶三百一十,每叶重二钱五分 。并兜鍪一,杯子、眉子共一斤一两,皮线结头等重五斤十二两五钱有奇。每一甲重四十有九斤十二两。若甲叶一一依元领分两, 如重轻差殊,即弃不用,虚费工材。乞以新式甲叶分两轻重通融,全装共四十五斤至五十斤止。”这里面清楚的记录了宋甲各部分的重量,连不同防护部位甲片规格也不一样。这些可以说明宋军当时确实在搞重甲。

▲电影《忠烈杨家将》剧照 

▲电影《忠烈杨家将》剧照 

但要注意的是,上面的文献记录基本是来自南宋时期,而不是北宋。而关于南宋,有这样一段记载:今张俊军三万,有全装甲万副,刀枪弓箭皆备;韩世忠军四万;岳飞军二万三千;王躞军一万三千;虽不如俊之军,亦皆精锐。刘光世军四万,老弱颇众,然选之亦可得其半。这里提到了全装,啥叫全装呢?按记载:步人则甲身、腰圈、吊腿连成一片,名曰全装,而易为披带;马军则吊腿、拕泥遴作二段,名曰摘吊。可见宋军的全装甲是连小腿都给护住了。

▲宋代甲兵(图片来自《画说历代甲胄》) 

▲宋代甲兵(图片来自《画说历代甲胄》) 

不过,这种全装甲,最精良的张俊部装备率也才三分之一,低于唐代要求的60%—70%。其他的像岳飞部和韩世忠部,都提到了装备不如张俊军,那么岳飞和韩世忠部披甲率就更低了。所以像这种铁罐头,在南宋军中的比例不高的。

▲南宋·四川彭山虞公著墓石刻甲士 

▲南宋·四川彭山虞公著墓石刻甲士 

全装甲装备少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全装甲一副太贵了。根据张俊的要钱记录来看,全装甲一副费钱三万八千二百。那么一万副全装甲的成本就三亿钱,折合足贯铜钱30万贯。这是啥概念?冷兵器研究所之前的文章,曾提《不是说宋朝超有钱GDP占世界80%吗?为啥养不出几十万能打仗的军队》过当时辛弃疾2500人的飞虎军,每年用钱才七万八千贯,南宋一些地方首府一年的税收不过几十万贯。

null

而除了全装甲,马甲一副更费钱,要四万钱。另外,士兵不仅需要铁甲还需要兵器。比如当时南宋军队普遍装备的弓弩,像蕲州那种普通州城,装备的弓弩箭都有数十万只,根据一百弓费钱二千八百,弓矢百费钱七千四百、弩矢百费钱六千五百来看,养军的负担不是一般的大。

null

另外,根据绍兴八年,南宋枢密院发给岳家军的“自造军器”原料清单:铁甲叶近70万片,牛角6300多只,生黄牛皮9100余张,牛筋400多斤,生羊皮1万8千多张,箭笴(杆)18万5千只,翎毛51万堵,条铁7694斤。所以宋军中,那种铁制全装甲比例到底有多少,还需要打个折扣的。而根据南宋时期军队编制来看,张俊、韩世忠、岳飞、刘光世都是驻屯大军,属于南宋的主要野战力量。这些军队是南宋的支撑,所以宋军其他部队的披甲率只会更低。

▲步人甲 

▲步人甲 

可能有人会说,南宋疆域缩小、财政吃紧,所以才无法达到北宋那种水平。那么真是这样吗?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提到过:甲士自来止〔有〕前后掩心,而无副膊,有皮笠子,而无兜鍪,近岁军中方知带甲之利。这说明当时很多宋军士兵,在盔甲上只有简单的身甲,没有臂甲,连头盔都没有,只有个皮笠,甚至防护肩部的盔甲都没有。宋廷直到挨打了,才知道盔甲的好处。比如早期在面对金军时,宋军的衣甲很烂,“皆软脆,不足当矢石,金益兵来,横等皆无甲,是以败。”之所以出现那种现象,跟当时宋朝腐败有关。根据宋史记载,北宋中后期兵器盔甲质量不如宋太祖时期。

▲北宋阵图 

▲北宋阵图 

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跟北宋当时过分重视弓弩有关。从一些北宋阵图上可以看出,军队中弓弩比列非常高,当时甚至有七分弓弩三分枪刀的说法。比如宋神宗元丰四年(1081年)五路进攻西夏,宋军的兵种部署就是“牌手当前,神臂弓次之,弩又次之,选锋马在后。”这种基本就是弓弩手为主,配合骑兵的打法。宋朝军队特别重视重弩,尤其像神臂弓之类的重弩,因此只能轻甲,毕竟穿上那种连小腿都包上的重甲,是很难操作弓弩的。

null

当然,这跟当时宋军的主要对手西夏军的装备状况有关。如冷兵器研究所的《游牧民族为何能动辄拥兵几十万?从西夏五十万大军真实含金量说起》一文提到的过,西夏军盔甲齐全、装备精良的正规军不多,所以弓弩可以放心的释放威力,做到百步杀敌。可这种装备情况,遇到那种重视甲兵、擅长久战的女真军队就吃亏了。出自北宋西军的南宋名将张俊就曾说过“方知带甲之利”。

▲宋代标枪手 

▲宋代标枪手 

也因此,宋军后来为了应对女真军队,纷纷强化了近战能力。根据尹洙的《乞习短兵状》记录:北宋西北军队中,100人的步兵队伍中,刀手只有8人,而长枪手16人,其余的全是弩手。后来西军为了对付女真军队,搞出的叠阵就是加强了长枪手,一个标准的叠阵约3200人。其中步兵主阵有披甲长枪手502人,神臂弩手302人,平射弓手202人,左右两翼各有弓弩手281人,左右肋骑兵各有261人。显然长枪手的比例得到了提升。

null

但是南宋后期,宋军轻甲的例子还有。而因为甲胄被坑的就是名将曹友闻,当时曹友闻在赶往鸡冠隘抵御蒙古军队的途中遇上雨,诸将请求等雨停在进军,结果被曹友闻拒绝。当曹友闻入龙尾头时,鸡冠隘堡之曹万等将,出兵配合曹友闻攻击蒙古军队。史书记载,内外两军皆殊死战,血流二十里。原本在内外夹击下,获胜的可能性很大,但因为西军习惯绵裘代铁甲,被大雨一浇不利于步斗,结果打了很久。到了黎明的时候,汪世显率大批蒙古兵蜂拥而至,最终曹友闻战死。

null

虽然曹友闻失败不完全和盔甲有关,但是也从侧面反映出南宋军队虽然拥有重装的全装甲,但因为财政问题所导致的盔甲装备率不足问题,一直困扰着南宋军队。那么,钱都哪去了呢?

编辑:网络编辑